当前位置:主页 > 要闻访谈 >大臣:储备金27亿‧雪不调涨地税 >
大臣:储备金27亿‧雪不调涨地税
发表日期:2020-06-29 22:52| 来源 :要闻访谈| 点击数:815 次
大臣:储备金27亿‧雪不调涨地税(雪兰莪‧沙亚南20日讯)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宣布,截至今年11月15日,雪州储备金总共高达27亿6700万令吉;雪州政府现阶段也没有计划调涨土地税以避免加重人民负担。他说,储备金收入源自税收、中央政府拨款和非徵税收入。他认为,不会调涨土地税,而是通过各种措施,以确保能够徵税成功。“州政府设立雪州政府现金管理委员会,管理储备金以达到更加的经济效益,同时跟各地方政府、雪州土地与矿物局与州政府财政部讯息科技部一同展开徵税行动(Ops Kutip)。”卡立週三带病在雪州议会问答环节上,回答柏马当(Permatang)州议员苏莱曼询问雪州储备金状况以及州内徵税情况时,如此指出。儘管他的喉咙不舒服,难以发出声音,但他还是坚持在议会厅上回答问题;议长杨巧双初时听不见大臣的声音,还一度以为大臣没开麦克风。卡立说,以上徵税行动的工作範围包括实行“敲门政策”,发出通知书给还未缴付土地税的拖欠;向拖欠者商讨寻求偿还方案;在符合条件下让拖欠者分期付款偿还土地税;在3个月限期没有偿还土地税者,土地将被强行收回。“州政府通过地方政府以提高土地税回收率,在内陆地区开设更多的缴税柜台、休息时间也开设缴税柜台和开放更多缴税便利如上网缴税服务等。”鹅麦县土地局达徵税目标他说,雪州政府也成立“减少拖欠土地税问题委员会”(Jawatankuasa Kerja Mengurangkan Tunggakan Cukai Tanah)全面性解决地方政府或土地局所面对的土地税拖欠问题。“我也在两週前提供奖励达到95%徵税目标的土地局官员,这包括鹅麦县土地局官员成功达到徵税目标,而八打灵县土地局则是徵得最多税收的地方政府。”卡立提及,储备金必须花费在可以为雪州社会发展带来长远利益的工程或计划。日后,雪州政府将寻求雪州议会通过,将动用1亿5000万令吉用于兴建巴生第三桥、1亿令吉用于兴建可负担房屋、5000万令吉用于兴建学校和5000万令吉发展青年与企业家用途。他说,雪州政府有意提供汇报会给所有州议员,让所有州议员清楚了解雪州的财务状况。他对于雪州议员勤劳追问雪州储备金状况而感到欣慰。3年来吸引中国资金15亿创造3328就业机会掌管雪州旅游、消费人事务及环境的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指出,2010年至今年8月,来自中国的投资者已为雪州带来了逾14亿9000万令吉的投资额,并创造了3328个就业机会。她週三回答行动党金銮区州议员黄思汉的口头提问时指出,雪州政府透过投资宣传机构,即雪州投资中心(SSIC)经常访问及参与在中国举办的展览会,以向中国有潜力的投资者推广雪州的投资机会。“雪州投资中心也已在今年9月2日至7日间到西安进行投资技术访问,以及参与了在南宁举办的中国东盟博览会,并获悉,不少投资者对于生物科技、清真食品、太阳能、物流领域、仓库服务(perkhidmatan pergudangan)及房地产业方面极有兴趣。”她也提到,今年1月至10月间,雪州投资中心已接待了8个有意到海外拓展回收、机械及工具生产、电子及金属业务的中国投资者到访雪州。反对党斥预算案失平衡巫统反对党领袖拿督三苏丁认为,雪州政府在2014年财政预算案上玩弄数字游戏,让人误以为民联州政府财库饱满。他说,这不是一个平衡预算案,因为雪州政府过于着重福利拨款,而看不到任何系统性的发展计划。三苏丁也是双溪武隆州议员州议员,他週三在雪州议会休会后,在记者会上如此指出。他声称,他担心若民联政府继续朝福利拨款方向迈进,可导致出现赤字预算。他希望雪州政府可以开拓更多的发展方案,而非只将拨款用于惠民计划上。他进一步解说,本次的财政预算案拨款为18亿令吉,但还要另外动用4亿3000万令吉的储备金作为利民计划用途,若不要将储备金计算在内,本次的预算案根本不足以应付雪州政府的全年开销。他认为,这并不是一套平衡的预算案,雪州作为先进州属,境内超过8%的地区已经属于城市地区,应该着重在提昇城市水平,尤其在基本设施、交通、水灾问题上做出改进,同时也应该开放更多投资项目吸引外资。“雪州政府应该设定发展目标,例如设定零水灾计划,我早前就在双溪拉惹收费站因为水灾而被困在马路上长达2小时。”指预算案为民联议员而设三苏丁声称,雪州本次的财政预算案也是一项“强迫性”预算案,只是为了满足民联议员的要求所设的预算。他解释,这是因为雪州后座议员民联理事会早前提呈备忘录给雪州政府,以要求更多的发展,结果全都要求都出现在本次的预算案中。他也说,雪州的2014年财政预算案拨款并不完整性,也没有详细阐明任何适宜的发展计划,跟砂拉越、柔佛,尤其彭亨州相比,该州经济发展虽然比雪州少,但其预算却比较全面性。“不要说雪州今年的预算案,去年的预算案在前年提呈后,今年却二度提呈附加预算,这证明他们没有一个完整的体系控制和管理预算花费。”‧2013.11.2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