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动态报道 >丑蔬果也能靓变身:剩食共享实验所七喜厨房 >
丑蔬果也能靓变身:剩食共享实验所七喜厨房
发表日期:2020-06-14 23:13| 来源 :动态报道| 点击数:462 次

午后的台中向上市场,摊贩热情叫卖着产地直送蔬菜,传统市场独有的微微腥羶气味不时窜入鼻腔,「老闆疯了」的各式跳楼大拍卖牌子争奇斗豔着;转进了热闹市场旁的巷子,宛如另一个平行世界,在宁静的华美街上,「七喜厨房」的字样伴随着太阳图案映入眼帘,给人一种坚定而温暖的印象。

我们抵达在巷子里的七喜厨房,迎接我们的是工作人员小红和当天新来的志工阿姨,不见七喜本人的身影,想必还在因为即将开幕的新餐厅忙碌吧!近年来剩食议题在台湾的讨论度日益增加,每天市场结束营业时间后,卖相不佳或外观受损而滞销的蔬果数量其实比你我想像的庞大许多,长期以来造成了严重的粮食与资源浪费。而七喜厨房及即将开幕的新餐厅,正是为了解决剩食问题应运而生。

坐在小红和志工阿姨的机车后座,我们穿梭在即将结束营业时间的早市中拜访各个合作菜摊收集丑蔬果。部分菜摊在我们抵达前就包好食材等待收取,其中第三家菜贩将当日卖不完的茄子堆成一整篮,紫得发光的茄子完全看不出来有什幺问题。「这些蔬菜现在状况都很好,但是隔天也许就会烂掉,卖不出去。」小红解释,剩食不一定都是丑蔬果,只是没有机会被带走。

两台机车乘载的是菜贩们满满的善心,回到厨房总部小心翼翼卸下后,有那幺一两位路人被「免费拿菜」的牌子和桌上满满的蔬菜吸引而驻足,停下来和小红攀谈从中了解七喜厨房。我看见那个女生在结束对话后拍下桌上的丑蔬果们,好像获得什幺能量般地走了。

七喜厨房大概就是一个有魔力的地方吧。

丑蔬果也能靓变身:剩食共享实验所七喜厨房
七喜厨房创办人-杨七喜
抢救剩食之路

结束市场的巡礼之后我们前往筹备中的新餐厅进行访问,七喜响亮的笑声包围了整间餐厅,是这样一个爽朗又有自信的女性推动了剩食议题在台湾的延烧。

「其实每一个人都有能力藉由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为社会带来改变。」问起想像中的美好社会是什幺模样时,七喜厨房创办人杨七喜毫不迟疑地说出这句话,彷彿这样的景象已经在她脑海中上演过千百遍。当她自信的说着自己未来的事业蓝图时,右耳的波西米亚单边耳环不时摇动,时而皱眉,时而大笑,一举一动都轻轻地触动所有的听者,不知不觉中跟着她的情绪一同起落。

从小她跟着在流浪动物协会工作的妈妈上山救狗救猫,认为帮助别人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对她而言,助人是与生俱来的能力。「我特别没有办法忍受看到老人家在翻垃圾桶,这也是我一开始选择为街友送餐的原因。我其实没办法理解大家都是先照顾自己再照顾别人,这明明是可以一起的。」

然而一开始为街友送餐时,常将用不完的食材做成晚餐让大家以自由定价的方式取用。就是这个小小的举动,让当时还只是200人规模的粉丝团,文章被转贴了300多次,原来大家误以为他们是以拯救剩食为主而非街友送餐的团队。

顺应这波讨论,七喜决定慢慢转换方向。「我就在想说因为剩食这个概念是要去市场回收丑蔬果,因为我自己曾经摆过早市、夜市,有这些工作经验,我知道其实他们是很亲切、很好沟通的。回收丑蔬果对我来说没有那幺难,这是一个很阴错阳差的起源,但实际上是因为全台湾的人去关注这件事的时机已经成熟了,对我而言也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所以我就去试了。」就在这样误打误撞的状况下,确立了七喜厨房拯救剩食的目标。

丑蔬果也能靓变身:剩食共享实验所七喜厨房
七喜厨房固定在附近的市场收购丑蔬果和没卖完的蔬果,并用这些蔬果製作成餐点。除此之外,他们也在餐厅门前摆设免费的蔬果摊。

善的循环

我好奇这样全心全意帮助他人、充满正能量的七喜,有没有碰壁的时候?七喜立刻点头说当然有,每次讲到低潮都一定要提起这个故事:

「有一次我在中港路上遇到一个妈妈机车没油,我就到附近帮她买了大概50块的油。」当时没有多想,认为这只是举手之劳,七喜只留下自己的名字。

后来卖公益纸胶带面临创业初期的资金困难,七喜的负债积累到极限,在脸书发布了很低落的文章,辗转被曾经买过七喜的纸胶带的小女生看见,分享给她妈妈。七喜怎幺也没想到这位妈妈就是机车没油,曾被自己帮助过那位阿姨。

那位阿姨得知七喜财务上的困难后,汇了5000块到她的户头。后来收到一封信写道:「其实阿姨不知道妳在干嘛,但是阿姨知道妳走在一条很伟大的路上,这些私房钱是我的『百倍奉还』。」

「那一瞬间我感觉到我所做的一切回馈到我身上,这就是善的循环。」七喜因此越挫越勇,不再徬徨。「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不再迷惘了,我不会去想我做这些事到底对不对,反正做就对了。」这些字句如果不是七喜说出,我恐怕会觉得过度理想化、想的太美好。她有冲劲,最重要的不是一股脑地向前冲,所有的事都在她的规划内前进,这样有组织的人说出充满美丽想像的话,你会知道她做得到。

「现在我想要推广的是在地剩食、在地消耗,一市场一食堂,所以一个市场附近就会有一个解决剩食的方式。」关于七喜厨房的下一步,她设想的比谁都还周到。

丑蔬果也能靓变身:剩食共享实验所七喜厨房
七喜厨房与两位资历丰富的主厨合作,使用剩余食材提供料理。创办人杨七喜的理想很清晰,希望能够在每个市场旁都有一间食堂,让这些剩余、将被丢弃的蔬果能够得到有效的利用,并且扶持在地社区的民众,共同成长。
剩食循环的一份子

的确,我们拥有享用更好、更高级的餐点的选择权。但如果到七喜厨房,享用这些利用丑蔬果製成的剩食餐点,那幺就是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对这个社会更良善的生活方式。也有人问七喜:「为什幺这幺累?为什幺不把丑蔬果直接分送给大家就好?」

「做这件事的人太多了,把食物分送出去,然后资源就被消耗掉了,没有办法形成循环。我要创造的是一个环境,让资源不会被浪费掉的环境。」

除了七喜厨房这个实验性空间外,现在七喜要正式打造一间剩食餐厅,中午每份餐点250元,享用主厨精製的各项咖哩料理;到了晚间则将七喜厨房的传统延续,利用丑蔬果料理剩食餐点,依然遵循自由定价解决剩食的模式。

「我可以忍受自己不快乐,但是无法看到其他生命是痛苦的。」这句话在短短的访问中从七喜口里重複了两次,像是在提醒自己投身社会企业的初衷,也像是在唤醒所有人藏在底层的同理心。

投身赞助

名称:七喜厨房剩食餐厅-让蔬果与甘苦人一起重生
时限: 2017/04/30 23:59前
赞助专案请点击

相关推荐